<span id="be5dc7e18d"></span><address id="bfb44fa84a"><style id="bgd8e0c8b0"></style></address><button id="blfa3c912d"></button>
                        

          分享给朋友▓█▄■:

          真假父子

          编辑:幸运彩票官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1.穷途末路

            深夜▄■▓,银星夜总会一片歌舞升平。突然,一阵叫骂声传来,两伙人走出夜总会的大门追逐打斗起来▄▓。其中一方清一色白衣蓝裤,是夜总会的内保。内保们有备而来,很快占了上风▓█,另一方则四处逃散。

            一名男子逃入一条小巷,后面一名内保紧追不舍。慌乱之中█■▄,男子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内保转瞬便冲到了男子身边,举起手中的钢管███,地上的男子蜷缩着身体绝望地抱起了脑袋。

            谁知内保的钢管并没有打下,他迟疑了一下,小声道▓▓:“走吧!”

            男子爬起身,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这名内保刚转过身来,就见他们的头儿走了过来▄■▄,他尴尬地叫了声:“队长。”

            “你小子行啊,我招你来是干吗的?”话音未落■■■,队长手中的铁管重重地砸在这名内保的胳膊上,“马上给我滚,工资全扣了!”

            想不到工作会以这种让人无语的方式结束,但面对一个无仇无怨的陌生人▄■▄■,李有槐真的下不去手。李有槐在这家夜总会工作近两个月,马上就要发工资,这下可好▓▄▓▄,竟然一分钱也拿不到,更重要的是他手头已经没什么钱了,在冷漠的城市里,这可是要命的▄▓。

            出租屋内▓█▄■,室友黄树森满脸不屑地对李有槐说:“最看不上你这种人,既然在夜总会做内保,有人来闹事▄■▓,就该狠狠地打,你居然还把人放跑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活该!想当年,老子……”说到这儿▄▓,黄树森又把话咽了回去。

            李有槐无言,或许是时运不济,自己不知道换过几份工作了▓█,总是以狼狈的结局收场。李有槐活动了一下胳膊,痛得厉害,几乎抬不起来█■▄,万幸没有骨折,但几天休息是必须的。

            李有槐对黄树森说:“黄哥███,这个月的房租你先给我垫上,等我找到新工作尽快还你。”

            “垫上?我都帮你垫两个月了。李有槐▓▓,人是要靠自己的,要不然你跟我干?你从最简单的干起,我可以教你点窍门。”

            李有槐连忙摇头▄■▄。

            黄树森说:“不识好人心,我是看你老实才想帮你一把,别人求还求不来呢■■■。好好考虑一下吧。”

            李有槐和黄树森曾是工友,合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均摊▄■▄■。后来,黄树森辞了工作,天天闷在房间里神神秘秘的,但日子却过得越来越阔绰▓▄▓▄。过了不久,李有槐终于知道了个大概,这黄树森原来是通过打虚假电话骗钱生活的。

            或许是觉得李有槐老实▄▓,不会坏他的事▓█▄■,黄树森对他也不太避讳,并且几次流露出想拉他入伙的意思。李有槐虽说干过一些不光彩的工作,诸如给无良商家当托▄■▓、给黑心老板加工假冒伪劣产品等,但赤裸裸的诈骗,他还做不出来。

            自己手臂的伤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无奈,李有槐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父亲▓█。不待李有槐说话,父亲便连珠炮一样说了起来,抱怨家里的活儿没人干,抱怨他有日子没汇钱了█■▄。末了,父亲告诉他:“你弟弟要买房结婚,务必要想办法帮他一把███。”

            李有槐苦笑了一声,挂了电话。本来希望家里能接济一下,暂时渡过这个难关▓▓,这下没指望了。也难怪,那人本就是他的继父。

            2.被逼无奈

            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黑洞一样将江水吸入,李有槐的挣扎显得十分徒劳,终于,他放弃了努力■■■,任由漩涡将自己吸入,眼前的世界陷入黑暗之中。李有槐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梦▄■▄■。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难道预示着自己只能屈服于命运?

            “唉——”李有槐无奈地叹了口气,敲响了黄树森的门,“黄哥,给我一些号码吧▓▄▓▄。”

            “想通了?这就对了,人要识时务,黄哥我也是为了你好。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前三个月,不管你弄到多少,都要分给我一半▄■▓。”“行,就听你的。”李有槐答应了下来。

            黄树森那里有分门别类的电话号码▄▓,都是从网上买到的,他会针对机主的身份特征采取不同的骗术。给李有槐的那一份资料,主要是老年人▓█。黄树森认为过于复杂的骗术李有槐还应付不来,先给这些老年人打电话,开口不是叫爸就是叫妈,然后找个理由要钱即可█■▄。

            直接装儿子或装孙子骗钱的手段源自日本,在国内并不怎么受骗子青睐,可能是不太适合中国国情吧,成功率也不高███。李有槐硬着头皮拨了电话,由于紧张,他甚至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

            几天下来毫无收获▓▓。黄树森不时骂骂咧咧,告诉李有槐说话要自然,一定不能心虚,号码打一次就作废了▄■▄,一定要珍惜。黄树森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怎么才能不心虚呢?李有槐想到了自己的继父■■■,他不是自己的爸爸,自己不是也叫了那么多年爸吗?于是,他决定干脆就把行骗对象直接当成自己的继父算了。

            李有槐渐渐进入了角色▄■▄■,不再紧张,每天打电话,就像做一份普通的工作一般。但仍是毫无所获▓▄▓▄,这种低级骗术,在充满戒心的中国社会,实在难以奏效。黄树森不时给李有槐打打气▄▓。当然▓█▄■,黄树森有自己的打算,他需要一个可靠的同伙,另外,如果不能拉李有槐下水▄■▓,他总觉得缺乏安全感。

            有时,李有槐觉得自己就像在那个梦中一样,任由一个黑色的漩涡将自己吞噬▄▓,而这个漩涡会将他带往何处,他不敢去想。

            3.首战告捷

            终于,李有槐得手了一次▓█。看着账户上多出的三千块钱,李有槐心里五味杂陈。但钱来得如此容易,还是让他心里有些激动█■▄。

            黄树森不客气地分走了一半,李有槐也稍微犒赏了一下自己。但一天下来,李有槐总觉得心里很闷███,完全高兴不起来。

            傍晚,李有槐不由得又想起上午打的那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大爷▓▓,听李有槐叫爸之后,显得十分惊异,口中喃喃地重复着“儿子”,在李有槐说出要钱的理由之后▄■▄,老人沉默了一会儿,便说尽快去银行转款。但这么快就收到汇款,李有槐还是有些意外■■■。想起老人叫儿子时,声音中满含着震惊、苦楚,似有千言万语▄■▄■。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李有槐又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李有槐小心地叫了声“爸”▓▄▓▄,对面一阵沉默,隐约有抽泣之声,良久,对方说▄▓:“儿子▓█▄■,我已经八年没见到你了。”

            李有槐心中一凛,很想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小心地应付着▄■▓,生怕露出什么破绽。

            从电话里,李有槐知道了老人孤身一人,住在临市的郊区▄▓,刚查出晚期肺癌,恐怕活不久了,另外,眼睛还有严重的白内障▓█,看东西模模糊糊的。老人知道自己的病没得治,不想在医院遭罪,只等大限来临█■▄。末了,老人说:“孩子,回来陪我几天吧███。”

            本来,李有槐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如果真的说有些在意,就是在意还能不能继续骗点钱▓▓,毕竟这唯一的一次成功极大地刺激了他的贪欲。但老人的话却在他的心头萦绕不去,甚至让他心神不宁。

            李有槐把这事儿和黄树森说了▄■▄,黄树森道:“你小子运气不错呀!那还想啥,难得碰到一次机会,趁热打铁■■■,再弄点呗!”

            李有槐不置可否,他虽然也有进一步骗点钱的想法,但这并非是驱使他和老人联系的真正原因。到底为什么▄■▄■,现在他自己也说不清。

            此后,李有槐又和老人通了几次电话,巧妙地套出了老人的姓名▓▄▓▄、地址及老人儿子的姓名等信息。实际上,与其说李有槐问话巧妙,倒不如说老人对他毫无戒心▄▓,不但有问必答▓█▄■,甚至有些话李有槐还没问,老人就已经说了。

            眼看前期工作做得差不多,李有槐打算动身了▄■▓。既然老人眼神不太好,又上了岁数,他应该可以糊弄过去,骗一票就走▄▓。实际上,还有一种力量驱使着他想去看一眼,哪怕只是偷偷看一眼老人也好。

            老人住在县郊的一处安置房里▓█,李有槐很容易就找到了。抬手敲门,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正是电话中的老人█■▄,李有槐心里顿觉忐忑,几乎想要逃跑。

            门打开,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人出现在李有槐面前███,从老人的反应来看,眼睛的确有点问题。此刻,李有槐心里万分紧张▓▓,他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字:“爸!”

            老人更是吃惊,蹒跚着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抓住李有槐的肩膀▄■▄,又滑向他的脸部,瞬间老泪纵横:“八年了,八年了啊!儿子啊■■■,真的是你吗?你总算回来了!”

            李有槐咬牙站定,任由老人抚摸起来。李有槐并没忘记此行的主要目的,不取得老人的信任▄■▄■,怎么才能进一步行骗呢?

            老人拉着李有槐进屋。室内简朴,但不寒酸,收拾得也算干净▓▄▓▄。老人忙前忙后,又是泡茶又是洗水果,一边絮絮叨叨着这些年的思子之情,间或埋怨几句▄▓。

            李有槐自是小心应付▓█▄■,唯唯诺诺。这种状态反倒使李有槐很快进入了角色,很自然地变得像老人的儿子一样。

            老人带些任性的关心让李有槐有些不适应▄■▓,同时又给他一种别样的、从未体会过的幸福感。本来打算骗点钱就离开,现在▄▓,李有槐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想住几天,这个想法让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事情的顺利程度超出李有槐的想象▓█。老人的眼睛不太好是一个方面,可能多年的思子之情让他的脑袋也有些糊涂吧。

            李有槐看到了老人的诊断书,是癌症晚期█■▄。如此看来,老人很可能活不过今年了。不过,老人真正的儿子怎么不回家呢?李有槐十分想知道███,但又无法发问,因为他现在就是以“儿子”的身份出现的。

            小心地做了几天儿子,李有槐觉得自己该走了▓▓,这几天的儿子自然不能白当。李有槐对老人道:“爸,我明天要走了▄■▄,外面还有事要办。还有上次撞伤人,人家说,钱……钱不太够■■■,可能还要……五千块。我现在手头有点紧。”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说▄■▄■:“儿子,你别着急,爸来想办法。”

            次日▓▄▓▄,老人把一个信封递给了李有槐:“儿子,做错了事就要负责,作为男人要有担当▄▓,这样才能坦荡▓█▄■,否则会背一辈子的包袱。”

            听了老人的话,李有槐心里哆嗦了一下,但他把心一横▄■▓,还是接过了钱。走出很远,李有槐回头一看,老人还站在路口目送着他▄▓。想想老人已经是癌症晚期,李有槐顿觉一股罪恶感袭来,他连忙跑了几步,逃离了老人的视线▓█。

          侦探小故事【真假父子】

            4.难以忘怀

            回到出租屋,李有槐并没把详情告诉黄树森,包括那五千块钱。只说老头好像有点小钱█■▄,但时机不成熟,要慢慢来。潜意识里,李有槐觉得不能轻易动那五千块钱███。

            黄树森有些不高兴,嘲笑道:“去装儿子,却空着两只爪子回来了▓▓,你真行,弄个手机回来也行啊!我说,不会是你把好处独吞了吧,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弄到的钱要分给我一半,你可不要耍我!”

            “黄哥,看您说的,怎么会呢?”李有槐讪笑着回答■■■。“哼!量你也不敢,别忘了你落泊之时是谁带你上道的。”黄树森说。

            李有槐和黄树森继续着他们不光彩的营生▄■▄■。没过几天,李有槐便觉得对老人的思念日甚,做起事也是心不在焉。黄树森对李有槐越发不满▓▄▓▄,两人之间有了嫌隙,这让李有槐觉得很是烦闷。

            实际上,李有槐对老人的记挂不仅仅因为能骗到钱▄▓。他出生在一个贫困县▓█▄■,父亲是煤矿工人,8岁那年,父亲死于矿井瓦斯爆炸,尸骨无存▄■▓。那时,他还少不更事,甚至不懂亲人离去带来的痛苦。父亲去世没多久▄▓,母亲便带着他改嫁了。继父对他并不算苛刻,但随着弟弟的出生,李有槐逐渐被忽视▓█,后来,母亲因病去世,他在家中的位置越发尴尬,混完高中█■▄,便出外谋生了。父爱在李有槐那里基本是缺失的,而老人浓浓的关爱弥补了他感情缺失的那一环。

            李有槐打算再去老人那里一趟███。黄树森露出狐疑的神色,说:“这次务必弄点干货回来。还有▓▓,我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别把事情搞砸了,连累了老子!”

            老人对李有槐的到来依旧欣喜。本来▄■▄,回来之前,李有槐心里做了若干打算,但在老人的欣喜面前全部灰飞烟灭了。此刻■■■,他十分享受老人对他的关心。

            岁月如梭,转眼已经半月有余。李有槐渐渐不安起来▄■▄■,难道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地住在这里?这可不是自己回来的目的。到底该如何呢,李有槐心里很矛盾。

            “儿子▓▄▓▄,你好像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咱爷俩商量商量。”看着李有槐失神的样子▄▓,老人关心地问道▓█▄■。

            “爸,我……”说着,李有槐将手伸入衣兜,拿出了那个装有五千元的信封▄■▓,“被我撞伤的人没事了,这五千元没用上,还给您。”话说出来▄▓,李有槐自己都觉得突然,甚至怀疑自己在做什么。

            “什么?”老人吃了一惊,随后喜极而泣▓█,“好啊,孩子,人家没事就好,重要的是你没事就好呀█■▄。爸今天给你包饺子,咱爷俩喝两杯,高兴一下。”老人转身去厨房忙活了███。

            看着老人的背影,李有槐也笑了。多少年了,他是第一次笑得这么温暖▓▓。李有槐追了过去,说:“爸,您眼睛不好▄■▄,我来。”

            李有槐又打算离开了,“家”的温馨虽然让他有些不舍,但终究觉得自己受用不起■■■。万一败露,自己又如何面对老人?至于以后如何,李有槐尚未做出打算,或者再谋生路▄■▄■,或者继续和黄树森干下去。不论怎样,李有槐是不会再从这个老人身上骗钱了。

            临行前▓▄▓▄,李有槐打算帮老人的家里收拾一下。老人眼睛不行,房间真该彻底整理一下了。另外▄▓,李有槐还想看看房间里到底都有些什么玩意儿▓█▄■。这次李有槐没有动歪心,纯粹只是好奇而已。

            在一个抽屉底部,李有槐发现了一张照片▄■▓,是个年轻男子,二十岁左右,想必这就是老人的儿子。

            突然▄▓,李有槐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他不由得把照片拿到近前仔细观看。看着那双略带笑意的眼睛,李有槐呆住了▓█,怔怔地站在那里,视线穿过照片中年轻男人的瞳孔,一幅画面在他的面前展开——

            狼烟滚滚,翻滚的激流之上█■▄,一座残破的木桥摇摇欲坠,上面挤满了逃难的人们。大家你推我挤,全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临近███。随着“咔咔”的断裂声传来,木桥突然崩塌,不少人坠入江水之中,顿时▓▓,哀号声一片。

            “卡!卡!”导演大喊道,“怎么搞的?快救人!”

            这是某个抗战片的拍摄现场,内容是国民党军民溃败逃散的场景▄■▄。本来,在剧中桥并没有垮塌,但道具组制作的木桥不符合要求,更没有考虑出现意外该如何处理■■■。此刻,剧组人员挤在江边乱作一团,完全无法进行有效的救援。

            李有槐也是群众演员之一▄■▄■,落水之后不幸被急流冲入深水区。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在李有槐身后不远处,他拼命挣扎,却仍旧离漩涡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被漩涡吞噬,一个人向他游来,从身上破烂的国民党军服来看,也是一个群众演员▄▓。接近李有槐之后▓█▄■,那人猛地推了李有槐一把,那一刻,对方坚毅的眼神瞬间定格在他的脑中。在那人的一推之下▄■▓,李有槐奋力挣扎,终于摆脱了漩涡,捡了一条命,但上岸后却没再看到那人的影子▄▓。

            此次事件导致三人失踪,十多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群众演员并不清楚实际情况,因为众人立刻被隔离安抚▓█,简单赔付之后便被遣散。群众演员均是临时招募,大家多不相识,没人细究伤亡到底如何█■▄,事情就这样归于沉寂。

            当初,李有槐不知道救自己一命的人是否遇难。后来███,李有槐为了生活东奔西讨,这件事也逐渐在记忆中尘封。

            李有槐这样想着:“这眼神错不了▓▓,何况老人的儿子也是8年前失去联系的。难道老人的儿子在救我时遇难了?”李有槐庆幸自己将那五千元还给了老人,否则他将造下怎样的罪孽。是怎样的机缘才能让老人和儿子先后两次救了自己▄■▄,上一次是肉体,这一次是灵魂。自己和老人的相遇又是如此离奇,莫非冥冥之中上天已经注定?

            李有槐顿觉心痛■■■,禁不住哭出声来。“儿子!你怎么了?”老人从外屋走来,关心地问。

            李有槐匆忙放下照片▄■▄■:“爸,没事。我早该回来看你的。”

            “只要回来就好▓▄▓▄。”老人背过身去,不动声色地将照片收了起来。

            黄树森打来电话,追问事情的进展▄▓。李有槐告诉黄树森▓█▄■,自己不回去了,也不想再继续那个营生了。黄树森十分震怒,不仅因为没得到预想的好处▄■▓,他觉得李有槐的脱离很可能让他陷入危险之中。但李有槐不想对他多作解释。

            现在,李有槐对老人的亲近感已是发自心底▄▓,说话也更加随意。有几次,自己明显说漏了嘴,老人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异样▓█,只是点头应和。老人偶尔会说起儿子小时候的事情,李有槐也附和着,仿佛老人正在讲述自己的儿时一般█■▄。

            一个清凉的夜晚,老人独自坐在门口。李有槐给老人泡好了茶,也在旁边坐了下来███。看着不远处的一棵榆树,李有槐的记忆不由得飞回从前。李有槐对亲生父亲的记忆只残留着几个片段,记得小时候▓▓,自己家门前有棵枣树,枣儿未红,李有槐便闹着要吃。父亲说▄■▄:“等秋天枣红了才可以吃。”

            日升日落,盼了一天又一天,就在天气转凉■■■、枣子微红之际,父亲却死于矿难,后来是否吃到枣子,他已经不记得▄■▄■,但现在却突然生出了对枣子的渴望,难以抑制。

            “爸,我想吃枣子▓▄▓▄,你说过,到了秋天,我就有枣子吃了。”李有槐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哦?我说过吗?”老人转头问道▓█▄■。

            李有槐吃了一惊,知道自己刚才失神说漏了嘴,连忙改口道:“噢▄■▓,我说着玩的。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哪里会想吃枣呢?”

            “记起来了,是说过▄▓。”老人似乎在回忆,“唉,人老了,记性不行了▓█。”李有槐连忙走过去:“爸,天有点凉,进屋休息吧█■▄。”

            听后,老人看了李有槐一眼,脸上露出笑意,转身进了屋███。

            第二天,李有槐还在睡梦之中,便听到老人叫他:“小子▓▓,起来吃枣子了。”李有槐睁开眼睛,只见床边放着半盆枣子,个个圆润饱满▄■▄,鲜红欲滴。李有槐吃了一惊,问:“爸■■■,这是哪儿来的?”

            “这附近有户人家有枣树,我早上遛弯时,就顺便买了点。”

            吃着枣子▄■▄■,李有槐终于开口道:“爸,我这次不走了。就在附近找个事做▓▄▓▄,这样也方便陪您。”李有槐下定决心,要陪这个本来素昧平生的老人走过他最后的日子。不仅是报恩▄▓,也不仅是对自己的救赎▓█▄■,更因为和老人的相遇使他曾为人子的感情变得完满。

            5.突然意外

            几天奔波,工作总算有了点眉目。李有槐兴冲冲地赶了回来▄■▓,路上没忘记买瓶好酒,还有一些熟食,他要和老人庆祝一下。

            来到门口▄▓,敲了几次门,一直不见老人来开门,屋内似有异响。不祥的预感袭来▓█,李有槐上前一步,用肩膀猛地将门撞开。

            眼前的景象让李有槐惊呆了,只见老人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黄树森正在四处翻弄。见是李有槐,黄树森说:“赶紧把值钱的东西找出来███,老家伙可能不行了。”

            李有槐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去,轻声叫道:“爸!”

            “还叫爸?”黄树森骂道▓▓,“真给骗子丢脸。赶快看老家伙死没死透,最好别留下活口。”

            李有槐瞬间觉得胸口发闷▄■▄,他猛地抡拳将黄树森打翻在地。面对疯狂的李有槐,黄树森连抵挡之力都没有。就在这时■■■,李有槐觉得有人拉他的裤腿,他转身一看,原来老人爬了过来。老人艰难地说▄■▄■:“孩子,赶紧停下来,不能再打了,打死人▓▄▓▄,那就犯大罪了!”

            “爸?”李有槐又惊又喜,连忙蹲下身抱起老人。趁这当口,黄树森夺门而逃▄▓。

            在老人断断续续的诉说中▓█▄■,李有槐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李有槐一去不归,黄树森认定李有槐要把他甩了▄■▓,自己吃独食。黄树森知道老人的地址,便追寻而来,打算分上一杯羹▄▓。

            黄树森以老人儿子的朋友的身份登门,但立刻被老人认出是骗子,要赶他走,还威胁说要报警▓█。黄树森恼羞成怒,对老人直接下了毒手。但老人和李有槐之间的机缘,他却完全没有料到█■▄。

            “爸,是我害了你呀!”说到这儿,李有槐突然语塞,“你一直都知道我不是你儿子吧?”

            “知道███,一开始我就知道。”

            “那您为什么还要给我钱?”李有槐问道。

            “8年前,儿子遇到意外就没了消息▓▓,这些年我一直梦想他能回来。那天,接到你的电话,你说话的声音和他太像了▄■▄,所以我就装糊涂,把你当成我的儿子。我知道你做的营生是犯法的,我不想你在邪路上走下去啊■■■。”老人解释道。

            “可是,我最初是想继续骗您钱的。”李有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知道。我从你的语气中,感觉你只是误入歧途,想拉你出来▓▄▓▄。或许,咱爷俩有缘分,这就是命吧。你还把我当爸吗?”

            李有槐哽咽着点了点头▄▓:“爸▓█▄■,没有你哪会有儿子,又哪会有我呢?”这句双关语表达了李有槐对老人父子的感恩之情,但他不能把老人儿子的真相说出来,此刻▄■▓,老人哪经得起这种刺激。

            老人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李有槐喊道:“爸▄▓,你挺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你要好好活着!”

            李有槐刚起身,就见门口出现两个警察▓█。原来,刚才的打斗引起邻人的注意,邻居报了警。

            警察和李有槐一起将老人送到医院抢救█■▄,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李有槐被带到了派出所。老人遭此一难,李有槐只觉身心俱疲███,他向警方坦然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6.重新做人

            两天后,负责这起事件的警察来到留置室,对李有槐说▓▓:“老人走了,本就是癌症晚期,这次又受伤严重,没挺过来▄■▄。临死前,老人说你是好人,让我们别为难你。”

            李有槐掩面痛哭起来■■■。好一会儿,他问道:“我想给他送葬,行吗?我不会跑▄■▄■。”

            老人的丧事十分简单,只有民政的几个人操办,但这只是人家的工作,不带什么感情▓▄▓▄。

            “爸——”李有槐一声呼号跪在坟前,悲戚哭声在整个坟地回荡,听者动容。待其他人离去▄▓,李有槐转身走向在路边等候的警车▓█▄■。

            上车后,警察道:“我刚得到一个消息,镇上的一家医院前天收治了一个伤者▄■▓,重度脑颅损伤,情形不容乐观,相信是你说的那个叫黄树森的人。”

            “他会死吗?”李有槐有些吃惊▄▓,随之变得坦然,“如果是死在我手里,我不后悔,他该死▓█。”

            “他还真的该死!”所长说,“他本来就是个身负命案的在逃犯,警方一直通缉他。不过█■▄,你的故意伤害罪恐怕是免不了的。”

            “嗯,我知道。我爸曾经告诉我███,男人活着就要有担当。如果是我打死了他,我接受惩罚。”

            “我们没查到你有其他案底▓▓,如果你因为这个杀人犯坐牢,不值啊。”说着,警察拿出手铐▄■▄,但又放回腰内。汽车飞驰,一会儿,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一个大坑■■■,警车却没有避让,而是直直地开了过去。随着剧烈的颠簸,警车冲到路旁的沟里▄■▄■,熄火了。

            这一下撞得李有槐七荤八素,他看向旁边的警察。只听警察道▓▄▓▄:“你怎么还不走?”

            “什么?”李有槐觉得自己听错了。

            “听不懂吗?我说,你怎么还不走?”“谢谢!”李有槐猛然明白了,跳下车▄▓,向远方跑去▓█▄■。

            看着李有槐的身影消失在远处,警察整了整衣服,联系了自己队友。要赶快把车拖出来赶回去▄■▓,还有更重要的案子等着他呢。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幸运彩票大全网:

          上一篇:保险疑云
          下一篇▄▓:

          幸运彩票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幸运彩票注册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幸运彩票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
          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鬼故事| 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少儿故事| 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版权所有 @ 2016 幸运彩票官网
          幸运彩票官网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