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给朋友▓█▄■:

闺房里的女鬼

编辑:幸运彩票官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事情具体在那一年▄■▓,没有人能记清。

  我们(安徽)村有家女儿,姓农名艳香,当时可能有十几岁吧▄▓,个头比较高大,样子也好看,柳叶眉,两眼不大不小的▓█,长脸尖下巴,宝船嘴,乌黑的头发,梳两条齐腰小辫█■▄。高胸脯,大屁股。爱穿一身深蓝色对襟衣和长到脚背上的中筒裤子。就是脑子比别人笨些███。有些傻里傻气的。她就是农富生和高秋梅的女儿。

  有一天下午,好像是夏天▓▓。她在自己的闺房里午睡,都快两点了,原本睡得好好的,突然惊发阵阵惨叫▄■▄,从床上急跳到房中间。之后就很痛苦的大哭大叫,极像是被人打的惨叫。她爸农富生从地里干活回来■■■,吃完了中饭,见太阳很烈,不敢很快下地去,正坐在客厅的小桌子旁边抽旱烟边品着温茶▄■▄■。

  妈妈高秋梅不知在屋外面忙些什么。猛然听到房间里的女儿,像是被人打得很痛苦似的,还不时的哭叫着说“痛”▓▄▓▄。农富生就急忙忙先跑进女儿的房间,只见女儿边哭边躲避别人暴打的样子,房子里的小物件,如瓶子▄▓、小石头什么的▓█▄■,都神奇的“乒乒乓乓”地向女儿飞砸,他进来后就慢慢停下来了。

  爸爸高富生十分着急,急切的问道▄■▓:“儿啊,你这是怎么的啊?”女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说道:“爸啊,有人打我啊▄▓。痛,痛,好痛啊。”

  这时▓█,她妈妈高秋梅也闻声急急忙忙的进来,听到女儿的哭诉,就问:“儿啊█■▄,你是不是刚做了个恶梦吓着了?怎么会有人打你呢?这里没有旁人啊。”女儿从小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

  女儿农艳香却坚持说:“真的有人在打我啊███,我不认识那人是谁,就知道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有些面熟。那人抓到什么东西就用什么东西砸我▓▓。”

  少顷,女儿又哭着说:“爸啊妈啊,那人又要打我了▄■▄。”话音刚落,果真各式各样的小物件不断的飞砸向农艳香,就是看不到扔东西的人。妈妈高秋梅急忙一把抱住女儿■■■,这才不见小物件飞过来。

  以后,每天都会不定时的有这么一两次,女儿农艳香都不敢进自己的房间▄■▄■。爸妈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心里很害怕。很快这件事在全村都传开了。起初人家都认为农艳香傻里傻气的▓▄▓▄,不是很相信。

  邻居们都只有听到农家人说,谁都没有亲眼见到,谁都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实的▄▓,但又的确见农家人个个都折腾得无精打采的▓█▄■,大家都十分同情农家人。

  有三个中年妇女,自告奋勇地要为农艳香搭伴壮胆。这些人夜里挨着农艳香坐▄■▓,睡觉的时候让农艳香睡中间。一连几个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有人开始怀疑,有人说▄▓:“你们说有鬼乱扔东西砸人,我们来了几个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都是你们一家人胡编的吧?”

  话音刚落,房间里的小物件立即砸向农艳香▓█,有时还专砸搭伴的人。房间里一时间又“乒乓乒乓”响声不停,在场的人都亲眼目睹自动飞射的东西,就是不见扔东西的人█■▄。搭伴的人顿时心惊胆颤,异常害怕,膛目结舌,不敢出声███,就连呼吸都不敢大出,谁还敢逞英雄再搭伴呢?都争先恐后的跑回自己的家。

  后来,有不少乡亲很犟▓▓,都要眼见为实,先后来农家想看看真假,不提起此事还好,只要有人说“不相信”▄■▄,屋里的小物件就立即砸向来人。最后,个个都被砸得抱头而逃,时间久了■■■,再也没有人敢来“以身试法”。

  村长早就知道这件事,他也不相信世间真的有鬼,更不相信有这样的怪事情▄■▄■。晚上抽空到农家,询问“鬼打人”的事是真是假,刚开口说几句话,就被莫名飞来的小物件一阵猛砸▓▄▓▄,砸得鼻青脸肿,也只好赶快逃走。

  第二天,他到乡公所▄▓,向乡长报告此事▓█▄■,乡长也是半信半疑的,下午就带着几个人要去农家看究竟,走在路上,有人说▄■▓:“世上根本就没有鬼,不可能有这种荒诞不经的事,肯定是人们以讹传讹,夸大其说▄▓。”

  结果呢,乡长一行人,刚到农家屋外面,就听到农艳香被打得哇哇大哭大叫的▓█。几个人刚进屋内,乡长刚要开口说话,一些小物件先后箭一般的飞向他们,劲道很足█■▄,砸得他们个个喊痛。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说不是真的。

  这种日子农家熬过了好久███,一家人都崩溃了,无精打采的。村里有几个老人都向农家建议:“你们找个会‘打整’(捉鬼或安抚鬼的人)的人打整一下▓▓,兴许他们有办法。”

  农村人觉悟都很低,大多数人对迷信,特别是鬼神深信不疑▄■▄,因此,到处都有不少巫师、道士、老士什么的■■■。平时装神弄鬼,无非是想骗点吃喝骗点钱花的。农村人本来钱死刹(紧张),男女老少得了三病两痛的没有钱去看医生▄■▄■,认为是家里不顺,首先就是请这些人前来“打整”。如驱鬼、捉鬼▓▄▓▄、收魂什么的。有的人远近都知名。有的病人经他们一“打整”,再扯把草药吃确实好了▄▓。

  本村有个姓胡的接生婆▓█▄■,“擅长”给难产的妇女“催生”,给大人小孩治“走胎”。平时也给邻居们扯点草药,她“打整”有一套▄■▓,都说她有些真功夫。

闺房里的惨叫声

  农家人把姓胡的接生婆请来之后,她在屋里屋外看了一遍,经过一番周密的准备▄▓,只到下午才摆上香案,点了九支神香,又烧了三斤九两纸钱,就开始请神作法▓█。围观看热闹的人真不少,来了几百人。

  接生婆手持雪白的拂尘,眯着眼睛█■▄,在堂屋里转来转去的走个不停,既像跳舞又像演戏。嘴里不停的念叨一些谁都听不清也听不懂的词语(东西)。闹腾了一两个钟头███,最后看上去像是很累了,坐到太师椅上面,睁开半闭的双眼,一本正经的对农家人说道▓▓:“这个鬼是个女鬼,不是别人,是农艳香的二舅妈,她是来你们农家报复的▄■▄。”

  事情的前后因果,她说得是有头有道的,活灵活现的,有根有据的■■■,在场的人都信以为真。

  其实,这件事并非是空穴来风,确实让人信服▄■▄■。这二舅妈叫夏风铃,二十不到就嫁给高有度为妻,人长的体面,也善良本分▓▄▓▄,没有文化,不善于言谈。却克守妇道,从不招惹是非▄▓,对公婆很孝敬▓█▄■,这本来是好事。

  当时,高秋梅芳年十八,正是花季少女▄■▓。她为人九精八怪的,尤其是那张刀子般的嘴,伶牙俐齿没有人说得过她,她说人家好人家就好到天上去了▄▓,她说人家坏,人家就是“头顶上长疮脚底里流脓——坏透了顶”。她说某人某事,有理有据▓█,不但是以假乱真,而且比真的还真。

  夏风铃来高家不久,就和高秋梅不和█■▄,时常吵闹。高秋梅总说二弟媳与父亲(高艳香的外公)关系暧昧,有瓜田李下之嫌疑。时间长一点███,就干脆明说她与父亲偷情暗宿,伤风败俗,是狐狸精下凡,是苏妲己转世▓▓。

  高秋梅的父亲叫高占峰,四十四岁抱病而死。母亲刚四十二,舍不下自己儿女和自己挣下的家业▄■▄,说什么都不愿意下堂改嫁。恰好临村有个王大有,二十五岁时刚娶来的媳妇生产死了,一直没有再续■■■,经媒婆撮合就上门顶替香火,年纪才三十六岁。王大有身材高大魁梧,相貌堂堂▄■▄■,也是个美男子,尤其是那一张嘴能说会道,幽默风趣,天上的事晓得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

  当时,高秋梅个子不算高,才一米六▄▓,比较胖▓█▄■,已经十八岁,本来也有七分姿色,正像一朵含露开放的鲜花,情犊初开▄■▓。同继父相处不久,春心萌动,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一捆干柴遇到一堆烈火。

  一天,继父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一把紧紧的抱住高秋梅狂吻起来▓█。高秋梅不但没有反抗,而且非常配合,继父就像抱个小孩一样,将高秋梅床上去了……从那以后█■▄,父女就时常出双入对,不避什么嫌疑。村民都看在眼里,只是因为他们是父女███,大家都不敢乱说。

  高秋梅从心中爱上了继父,多次要继父娶她,继父不敢下决心▓▓。离家私奔没有生存能力,只有走一步看一步。继父承诺保证爱她永远不变。

  夏风玲来高家后▄■▄,高秋梅很担心继父再勾引二弟媳,不再爱她,就无名吃醋,经常故意找茬■■■,挑起事端。高家人两天就吵,三天就打,一年到头都没有安宁过几天▄■▄■。全村上下都在议论夏风铃与继父私通这事,出门三步,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背后指指点点。

  夏风铃知道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没有什么办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人有脸树有皮”,她没有人开导,一时想不开就服毒而死▄▓,唯有一死明志▓█▄■。

  村里也有不少明眼人,知道夏风铃为人本分,不会做这等乱伦之事。知道她服毒死了▄■▓,都感到很惋惜,高秋梅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从小就爱搬弄是非,挑起事端▄▓。最重要的是她自己爱上了继父,经常暗宿,结果怀孕了。爱是没有错的▓█,就是他们都没有勇气面对。为了掩旁人耳目就匆匆忙忙的嫁到农家。大女儿就是(农艳香)和继父生的,越大越像外公█■▄。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公和外孙女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呢?

  高秋梅嫁到农家以后,娘家的战争就平息了,一大家子,关系十分融洽███,和和气气的,家事也有很大的起色。高秋梅她更加怀疑二弟媳和继父勾搭上了,醋意大发▓▓,又开始不断挑起事端,今天说弟媳这不好,明天说弟媳那不好,反正里外都不好▄■▄。娘家离婆家又很近,就在一个队,上门找事十分方便。弟媳斗不过她■■■,干脆死了痛快。

  那些不明飞行物就断断续续打农艳香。她爸妈和家里的亲戚都轮流相陪,只要农艳香紧挨着家人▄■▄■,家人都不说鬼的事,就不会有小物件飞砸过来。只要家人离开,小物件还是不定时砸农艳香▓▄▓▄。也不知道胡媒婆给怎么弄的,折腾了几天都没有将“鬼”安抚,真苦了农艳香。反正▄▓,始终没有把事情摆平▓█▄■。

  村里人个个私下议论,说:“肯定是她二舅妈来报复寻仇的。”“这也应该找高秋梅算账啊▄■▓,为什么要折磨一个无辜的人呢?”“高秋梅为人太凶狠,杀气太重,鬼都不敢靠近她,只好找没有杀气的高艳香出气▄▓。”“鬼也是欺软怕硬的主。”

  这件事一至闹了几年,没有找到能人驱赶鬼。高秋梅只好每天陪着自己的女儿方能太平无事▓█,稍有远离,小物件仍然飞砸农艳香。直到农艳香出嫁后,这件事才慢慢平息█■▄。

  做人还是本分些吧,害人也会害自己的。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_看幸运彩票大全网:

上一篇███:珍珠项链里的索命女鬼

幸运彩票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幸运彩票注册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幸运彩票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
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鬼故事| 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少儿故事| 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版权所有 @ 2016 幸运彩票官网
幸运彩票官网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