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be6461b85f"></span><address id="bf737a4681"><style id="bgeb94c7e9"></style></address><button id="bldbafd664"></button>
                        

          分享给朋友▓█▄■:

          夺命的谎言

          编辑:幸运彩票官网   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       评论

            夜色已深▄■▓,刘焱躲在一家小餐馆里,有一口没一口地啜着一瓶啤酒,眼睛紧盯着对面一幢两层小别墅。

            一个小时前▄▓,五十多岁的董建开车进入别墅,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别墅里住着一个妖艳的女人,他是刘焱的女朋友▓█,也是董建包养的情人。女人从董建那里得到金钱、汽车、别墅█■▄,而后从刘焱年轻、强壮的身体上得到快乐。

            刘焱并不爱那个女人,相反他对这种关系感到厌恶███,他需要的是钱,特别是现在他急需一大笔钱。但想到情人正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自己却只能像老鼠一样躲在一旁▓▓,刘焱不免感到恼怒和沮丧。

            终于,刘焱看到董建从楼里出来,神色有些异常▄■▄,他怒气冲冲地发动自己的汽车,飞快地驶出大门。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刘焱想■■■。他又等了一会儿,结了账,走进别墅。

            董建开车回到家中▄■▄■,坐到沙发上喘息了好久依然余怒未消。有人敲门,他从猫眼里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外。董建把门打开一条缝▓▄▓▄,问: “你找谁?”

            刘焱没有说话,他撞开董建,直接从门缝里挤进来▄▓。董建大怒▓█▄■,正要发作,刘焱把一台手机举到他面前,屏幕上是一张照片,一个女人倒在地毯上▄■▓,头部有些红色不明液体,不远处有张木凳。

            董建把身子探出门外四处看看,没有可疑的人▄▓,也没有反常的事。

            董建把门关上,锁紧,回身盯着来人厉声说▓█: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一”刘焱突地又把手机举到董建鼻子前,声色俱厉地吼道, “你为什么要杀她?!”

            董建后退一步█■▄,有些疑惑:“什么,我……杀她?”

            “你不要装蒜,我刚从她那儿来███。是你杀了她!”

            董建脸色刷地白了,他一把抢过手机,放到眼前仔细看,没错▓▓,是那个熟悉的女人,是那个熟悉的房间,那张檀木凳子,正是他和那女人关系如胶似漆时▄■▄,两人共同从古董市场淘来的旧货。

            “她……她真的……死了?你真的看清楚了?你……没有弄错吧!”

            刘焱打了个冷战,眼中充满恐惧,仿佛看到了可怕的事情■■■: “她倒在地上,头上有个大洞,血流了一地……”

            董建跳起来: “这不可能▄■▄■,我刚刚才……我是说我刚刚还想给她打电话,这么短的时间,她怎么可能就……”

            刘焱歇斯底里地喊: “少跟我来这一套▓▄▓▄,我刚刚看到你从她那儿走出来,是你,是你用木凳杀了她!”

            董建举起双手试图安抚刘焱:“你别激动▄▓,你听我说▓█▄■,没错,我是刚从她那儿出来,我们发生了争吵,而且▄■▓,我……我动手打了她,只有一个耳光,我发誓,只有一个耳光!我绝对没有杀她!我为什么要杀她?”

            刘焱哼了一声▄▓: “你自己明白。” 董建争辩说: “对,我承认和她的关系不太正常▓█,可现在这种事太多了,像我这样身份的人,谁还没有一两个情人?没有谁还把它太当回事,我不值得为此杀人!”

            刘焱一字一句地问█■▄: “被勒索也不值得吗?”

            董建神色一怔: “你到底是什么人?”

            刘焱一把抓住董建的胸口:“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还有几个月就要结婚了███。可是现在……你把她毁了!你把她毁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董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能够获得现在的地位,他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他从来认为,只要冷静、果敢,没有他过不去的坎儿▄■▄。

            董建把刘焱推开: “你还知道些什么?”

            “关于你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全知道。她全告诉我了■■■,她还告诉我,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那一定是你干的。”

            董建和那个女人交往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是一个十分自信的男人,以为自己已经从心灵到肉体彻底征服了这个女人,放心让她参与了许多机密事情,没想到▓▄▓▄,她却以此为要挟,要求他每月付给自己更多的钱。她的胃口越来越大,要求的数目越来越高▄▓,刚才在别墅里▓█▄■,她把价码又涨了一截,盛怒之下他打了她一记耳光,他看到那个女人仰面倒在地上,撞翻了木凳▄■▓,又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才怒气冲冲地开车离开。他仔细回忆当时的情形,难道那女人倒地时刚好撞到了木凳上?

            董建摇摇脑袋▄▓,让思路从那个问题上转开,人已经死了,至于怎么死的现在不重要了。

            “那点钱对我不算什么▓█,我不会为此杀人。”

            刘焱嘲讽地说: “你是不在乎那点钱,尽管对像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来说那是一笔大数目█■▄。可是像你们这样有钱有权的人,有几个愿意忍受别人的要挟,如果不能随心所欲,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又有什么意思呢?”

            董建完全冷静下来,他甚至点了一支烟: “光有动机不行,你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我就是凶手▓▓。”

            刘焱从董建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屑,这让他十分恼怒: “我刚从她那儿来,烟灰缸里有两个烟头▄■▄,品牌是你爱吸的那种,桌上的两个水杯,其中一个上面一定有你的指纹。最重要的是■■■,你还把自己独一无二的特征留在了她的体内,那简直是一张名片,连最不称职的警察也会确切无疑地找到你。还有▄■▄■,你能确信那个沾有她血迹的木凳上没有你的指纹吗?”

            董建拿烟头点点: “你说的这些都不重要,那只是一些技术问题。我敢肯定▓▄▓▄,你没有报警,否则你就不会来我这里了。说吧,你要什么?”

            刘焱有些丧气▄▓,嗫喏了老半天▓█▄■,还是吐出一个字: “钱!”

            董建轻蔑地一笑: “果然如此,你和她还真是般配的一对儿▄■▓。说吧,要多少?”

            刘焱蘸着茶水在茶几上写下一串数字,董建轻轻吹了声口哨:“好大的胃口▄▓,看来你对那女人的生死一点都不在意,你根本不在乎她,你只关心钱。这就让我有一个疑问▓█,我只是打了她一个耳光,而她就正好撞在木凳上死了,你说说看,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刘焱警惕地看着董建█■▄: “你什么意思?”

          \

            “说到杀人动机,不仅我有,你也有,而且更充分███。未婚妻出轨,被男朋友发现,怒而杀人,一切多么顺理成章▓▓。没错,一定就是这样,我越来越觉得,这才是事情的真相▄■▄。你杀了人,还要得一大笔钱;我损失巨大,还要顶祸,多好的算盘!”

            刘焱突然间不耐烦起来■■■,他用力地挥着一只手,完全放下了刚才悲伤的假面具: “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人已经死了,凶手就在我们两个中间,谁是凶手真的有那么重要?我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把罪名安在我身上▓▄▓▄,而且不会有太大的破绽。关键是你真的想把这件事和自己扯在一起?你有把握能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洗干净?你愿意承受这件事情对你的名誉和地位造成的冲击?你很厉害,有权有势,正因为这样▄▓,能够和你作对的人同样厉害▓█▄■,他们都在暗处盯着你,只要稍有纰漏,他们就会夺取你现在的一切,包括你的性命▄■▓。你确定一定要冒这个险?”

            “人已经死了,不管愿不愿意,我都无法置身事外。你给我说这些没用▄▓。”

            “不,有用,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我要那笔钱▓█,不是敲诈勒索,我是来替你解决问题的。把钱给我,我让你置身事外█■▄。”

            “哦,”董建饶有兴趣地问, “说说看,你怎么让我置身事外?”

            刘焱胸有成竹███: “我可以去自首,承担一切罪行,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和这件事有关。”

            董建根本不相信▓▓: “杀人是重罪,你会在里面待好长时间,时间一长,你就会发现钱远没有自由可爱▄■▄。”

            刘焱意味深长地说: “过失杀人而已,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耳光就能杀死一个人。况且有你在■■■,我不会在里面待太长时间。”

            董建目不转睛地盯着刘焱,大脑飞快地盘衡计算,他是一个果决的人▄■▄■,只一会儿工夫眼神一厉,便有了决定: “对,我有能力很快把你弄出来▓▄▓▄,这对我不算什么……”

            他停下来,踱了几步,举手投足间恢复了往日的干练: “我们再把情节稍做修改▄▓:你们发生了争吵▓█▄■,情急之下,是她首先对你使用暴力,我要在你身上弄出点伤口,刀伤怎么样?”

            董建拉开抽屉▄■▓,拿出一把长长的水果刀: “警察会在她的手中找到这把刀,上面沾有你的血迹。现在不是过失杀人▄▓,而是防卫过当,罪行轻多了。我会安排好外面的一切,最多三年▓█,甚至不用三年你就会重获自由。”

            刘焱兴奋地一拍手: “真是太专业了,干这一行█■▄,你才是天才。”

            董建拿着刀走向刘焱: “就这样说定了。你别动███,我要在你身上弄几个伤口,不会太重,也不能太轻。”

            “啊▓▓,你小心点儿。对了,你……怎么付钱?”

            夜已经很深了,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董建小心地把车停在一幢二层别墅的楼下,刘焱坐在旁边一动不动。董建下了车,警觉地四下看看■■■,整座小楼漆黑一团,他拿出钥匙,小心地打开房门,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然后他回到车上,把刘焱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拖出来,吃力地把他抱进房内。董建对这里很熟悉▓▄▓▄,他没有开灯,把刘焱放到客厅的地毯上,然后揭开刘焱的上衣,一把长刀深深地插在他的胸口上▄▓,正对心脏▓█▄■。刘焱死去还没有多久,身体温暖而柔软。

            董建戴上手套,捏着刀柄把刀猛地拔出▄■▓,然后敏捷地闪到一旁,“噗”的一声,黑红的血喷泉一般喷溅在地毯上。董建松了口气▄▓,看着地上的尸体有些想笑。这个家伙该有多蠢,竟然心甘情愿地配合凶手把刀插进自己的心脏。

            他想起刘焱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不能随心所欲,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又有什么意思呢?那个女人死了,他可不想再有什么把柄落在这个男人手中█■▄。现在只需要把刀塞到那个死去的女人手中,然后扫除自己的所有痕迹,一切便都要结束了。

            刘焱身上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震动的嗡嗡声███,董建吓了一跳,他慌张地从刘焱口袋里拿出手机,屏幕上闪出一个女人的名字,董建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完全冻结▓▓,是那个女人,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打来了电话!

            董建强作镇静,按下接听键,耳朵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怎么这么长时间,拿到钱了吗?……喂,喂……你怎么不说话?”

            相同的声音也从二楼传下来,董建嘴唇翕动半天■■■,含含糊糊“嗯”了一声。他浑身颤抖,顺着楼梯往上爬,二楼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卧室的门开着一条小缝,声音不断从门里传出来: “你没事吧?那老东西毒得很。我担心你出事▓▄▓▄,刚刚……刚刚报了警……”

            董建推开门,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尖叫一声,活生生地站在面前。两人都像见到了鬼▄▓,瞪着对方▓█▄■,谁也没有再说话。

            女人手里握着一只手机,男人手里是一把刀,鲜血一滴滴从刀尖滴下▄■▓。

          您可能喜欢...
          枪声与谎言

          幸运彩票大全

          少儿故事 伊索寓言故事 幸运彩票注册 格林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 中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 一千零一夜故事 经典少儿故事 睡前故事视频 成语故事视频 幼儿故事视频 胎教故事视频 哲理故事 智慧故事 寓言故事 禅理故事 经典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校园故事 初恋故事 网络爱情故事 伤感爱情故事 感人爱情故事 经典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父爱故事 母爱故事 兄妹故事 经典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中国名人故事 外国名人故事 名人励志故事 经典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职场故事 成败故事 经典人生故事 鬼故事 短篇鬼故事 校园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长篇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 真实鬼故事 经典鬼故事 民间故事 成语故事 对联故事 唐诗故事 中国民间故事 神话传说故事 外国民间故事 经典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幽默故事 营销故事 考研故事 理财故事 英语故事 百姓故事 纪实故事 打工故事 法制故事 心理测试 经典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推理故事 侦探故事 玄幻故事 探险故事 经典传奇故事 历史故事 幸运彩票 将相故事 后宫故事 中国历史故事 世界历史故事 战争故事 经典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大学生创业故事 名人创业故事 女性创业故事 80后创业故事 农村创业故事 经典创业故事
          哲理故事| 爱情故事| 亲情故事| 名人故事| 人生故事| 鬼故事| 民间故事| 现代故事| 传奇故事| 少儿故事| 历史故事| 创业故事
          版权所有 @ 2016 幸运彩票官网
          幸运彩票官网    网址▄▓:/